[叁南]

越来越开朗,越来越恐慌

“阳光和湖水,您永不逝去。”


诗人赋予诗灵魂/Erithacus

【杰佣】缘分

       巨型ooc现场,复健产物,求评论。
       想写长,如果热度还可以就动手起来吧x
       —
       我想我是喜欢他的。

  奈布说。

  ——

  1.

  初识是在咖啡厅,带兜帽的少年是这里的常客了,不知是家境富裕还是单纯的吃土买蛋糕,每天下午一两点就来点一份蛋糕,陪一杯水果茶,有时一耗就是两个小时。

  杰克注意那个男孩很久了。

  说实在的,这么雷打不动来吃甜点的人很难不引起他人的注意。

  更何况杰克是店长,更是个颜控。

  长得好看的人真的有让人一见钟情的能力。

  2.

  下午三点,奈布结束了下午茶时光。

  他站起身,将兜帽带上,硬底的皮鞋撞击地板发出梆梆的响声。

  “您好。”

  奈布把略微挡住脸的兜帽向后推开一点,认真的看着柜台前高挑英俊的男人。

  “您是店长吧,我想应聘服务生。”

  奈布没有把兜帽彻底摘下,虽然戴着帽子和未来上司说话好像有点不妥,但是内心深处莫名其妙的信心让他坚持了这个动作。

  奈布仰着头看着杰克。

  杰克比奈布高了不少,略微仰头时露出的喉结滑动轻易吸引了杰克的注意。

  不行了,近看更好看了。杰克脑内捂脸,面上却维持着严肃。

  “为什么呢?”

  “因为…店里的甜点很好吃。”

  奈布似乎有些羞赧,微微低下了头,视线划过杰克线条优美的小臂,走神了一瞬间。

  这个人有在坚持运动啊…

  “只有这一个原因?”

  杰克歪头,看着眼前走神的小孩没忍住弯了弯嘴角。

  “不…我的生活费也没有了。”

  “而且先生,你这几天有在观察我吧。”

  杰克几乎压不住笑容了,急匆匆的回复了奈布一句“你明天七点来报道吧。”就转身回了甜点室。

  “上钩了。”

  奈布想着,转身走出了店铺。

  3.

  奈布日记

  2018.09.10

  工作快一个月了,他还在观察我。

  到底喜不喜欢我啊。

  (后面写了很多字但是都被划掉了,最后日记停在这里。)

  杰克日记

  2018.09.10 阴有小雨

  奈布真可爱。每天都在观察我,是不是喜欢我啊。

  一定是喜欢我。

  肯定喜欢我。

  去哪里结果好呢…

  (又是纠结的一天啊…)

  奈布日记

  2018.09.17

  又过了一周…明天就要干满一个月了…

  要不要表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杰克日记

  2018.09.17 晴

  啊啊啊啊奈布好可爱啊啊啊太可爱了,我忍不住了,我要告白。

  要买什么样子的婚戒好呢…

  奈布日记

  2018.09.18

  杰克先生告白了。

  (笔迹颤抖)

  冷静了一会儿,我答应了。

  啊啊啊啊男神和我告白了啊啊啊啊他好帅肌肉好棒啊啊啊啊

  以后的自己请不要翻开这一页(ー`´ー)

  (感觉会很羞耻啊)

  杰克日记

  2018.09.18

  告白了,他好像很冷静的样子,虽然答应了但是没过几分钟就跑走了,打电话也不接,微信也不理我。

  他应该是喜欢我的啊…他肯定喜欢我啊!

  以后要去哪里养老呢…

  4.

  嗯,就在一起了。

  5.

  多年后,奈布偷偷说起对杰克的初印象。

  “其实初见是十七岁…我一直没告诉他。他那个时候打架太帅了我就很蠢的去向他讨教打架技巧。”

  奈布说到这的时候停顿了一下,似乎是觉得年轻时沉迷打架的自己太幼稚了,又不知道说些什么挽救一下形象,就只得抿嘴笑了一下,又继续说。

  “他挺温柔的就告诉我了,后来也没见过他,倒是一直记得名字了。”

  “后来又见到了,就是缘分了吧。”

  6.

  “第一次见他是十九岁,傻乎乎的小子跑来问我怎么打架…后来也见过几次,几乎都是打架现场,之后再见面就是甜品店了。”

  杰克笑了笑,这个男人的气质突然温柔的起来,摸了摸右手的戒指,又将右手放在心口。

  “这是就是缘分吧。”
       

[杰佣/ABO]狼·车

        1.600字超短车。ooc预警,私设如山
  2.小可爱 @苏钰酱ヾ 的点文
  3.Alpha前辈杰克×Omega后辈奈布
  4.想写一个有点狂野的,兽性的文,可最后还是很温柔。我不适合那种类型吧。
  5.祝您看的愉快






       —
       文在下面链接里,如果以后有机会会加长的。

[杰佣/ABO]狼

  ⒈Alpha前辈杰克×Omega后辈奈布
  ⒉ooc,大量私设
  ⒊小可爱@ @苏钰酱ヾ 点文
  4.一些乱七八糟的日常片段
  
  
  
  
  
  杰克是奈布在佣兵时代的前辈,赫赫有名的杀人狂魔。传闻他在杀死目标时手段异常残忍,往往是将尖刀刺入对方胸膛,再向下滑动,露出猎物的内脏,或许他的肺还在颤动。
  鲜艳的刺鼻液体流出,在昂贵的木质地板晕出一片湿痕,偶尔那些奇形怪状的湿迹会带有些艺术性,像是油画大师随意画出的线条,又如同扭曲的人脸。
  这是个带有献祭意味的场景,尽管创造它的杰克先生是个无信仰者。
  这些场景都是奈布从其他同行的嘴里听说的,杰克活跃在中东地区,那个战乱频繁的危险地带,八卦传到奈布位于的东欧地区时早都不知道歪到什么地方去了,但奈布的那些同行似乎都对杰克有些忌惮。
  又不会来这里和他们抢资源,有什么好忌惮的。
  然后没过几天,奈布就听说杰克来东欧了。
  …有点疼。
  
  
  
  在他们在一起之后,奈布从杰克那里听到了事情的真相。
  “我听说你执行任务每次都搞的很血腥啊?”
  奈布被干的死去活来,在床上喘的不行,胸口的旧伤疤随着他的呼吸颤动,又被杰克按住亲了一通。
  小佣兵踹了杰克一脚,扯过被子把自己裹成蚕蛹似的一团,问了这么个问题,然后就盯着杰克看,乖乖巧巧的看得人心痒痒。
  遭了,有点忍不住。
  奈布死死裹着被子不让杰克近身,然后又重复了一遍同伴说过的话。
  可能是因为谈恋爱了,从前听着还有些残忍的描写现在想想甚至有心情调侃文艺。
  “谁说的?文采不错啊。”
  杰克把自家Omega拖进怀里,杰克比奈布高一个头,正好能把Omega团成团塞进怀里。
  “那个地板很难清理。”
  杰克这么说,低头吸毒似的嗅了嗅奈布的信息素。
  这就算是承认了。
  
  
  
  
  其实吧,他俩虽然看起来开搞就没完没了的,但真的才本垒没多久。
  一个Alpha,一个Omega,两情相悦,交往一年零两个月。
  两个月前,在一周年的纪念日上,杰克成功靠着战场上混出来的坑蒙拐骗的本领把奈布拖上了床。
  是真的拖上去的。
  在没进行某项交流活动之前,两个正值青春的小伙子,没干出点什么事情来,磕抑制剂宛若嗑糖般轻松。
  那到底为什么会这样呢?就要从几个月前说起了。
  奈布,一个成绩出色的佣兵,虽然是个Omega,但和一般Alpha相比除了有发情期和会生孩子之外没什么区别。
  顶多比Alpha佣兵软fufu了点。
  虽然在最好的年纪被新交的男朋友拉着开始了写作“旅游”读作“退役”的超长假期都什么也没说。
  结果在某个气氛好到爆炸的夜晚,被杰克的一句“给我生个孩子吧”惹炸毛了。
  其实奈布对于自己以后要被上和可能顺便给上他的人生个孩子这件事接受能力很强,这个像狼一样的男人对这种事情意外的不在乎。
  但杰克那天正好踩到了奈布的禁区。
  杰克嘴都放在腺体上了,只要那么轻轻一咬,就能和他亲爱的小佣兵来场sex。然后,奈布一个漂亮的回旋踢把杰克踹开了。
  “不行。”
  狼也会炸毛啊,可爱。
  杰克想。
  
  
  
  由于杰克的错误操作,两人在有男朋友的情况下磕了一年的抑制剂。
  抑制剂真难吃。
  怀孕更可怕。
  
  
  
  
  
  后来杰克终于忍不住了,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把自家的狼拖到了窝里,好声好气的亲亲抱抱举高高,在一顿揉揉捏捏亲耳朵,才把奈布吃了。
  
  
  
  
  
  —
  抱歉!!!这位小可爱,车会五一开,先把乱七八糟的日常码出来了。
  十分抱歉!

[杰佣]段子(3)

  前文戳头像
  ooc预警
  欢迎评论
  
  76.奈布希望别人叫他的名字,而不是代号似的佣兵
  77.然而,一直没人喊这个名字
  78.奈布·萨贝达就真的这么难读么?
  79.第一个认真喊出他名字的是庄园的主人
  80.那个温文尔雅又似毒舌的女子,咀嚼般读出了他的名字
  81.“奈布·萨贝达”
  82.他还没来得及高兴,战场上培养的敏锐就将他唤醒
  83.以后的事情太惨烈了,不提了
  84.**********,奈布说
  85.就进游戏了,就遇到大绅士了
  86.杰克算是第二个认认真真地读奈布名字的人了。
  87.杰克并不是奈布最初遇到的监管者,新人通常都是厂长和小丑来招待的。
  88.说实话,他们的相遇还挺有喜感的。
  89.奈布在一个半封闭的废墟里解密码机。
  90.还都是新手,也没人让奈布去溜监管者,奈布也乐得清闲,找了个适合逃跑的地方慢吞吞的解密码机。
  91.一声似是钟声的清响在耳边响起,奈布抬头环视,手上不停,在自己的左前方看到了监管者的影子。
  92.细长的人影,不是厂长,也不是小丑。是那个杰克?
  93.尽管监管者已经离奈布很近了,可是,这个密码机快解完了。
  94.破译一个密码机奈布可以吹一年。所以不管了,继续破译。
  95.心跳声越来越大,密码机就剩一点。
  96.开了!奈布还记得在左前方看到了杰克,便从左后方的小门一个加速跑了出去。
  97.Bang——
  98.好像撞上了什么东西
  99.有点温暖的,人的胸膛。
  100.是杰克。奈布抬头,看着那个戴着白色面具的监管者似乎也被突然撞进怀里的一小团惊吓到了。(身高差就是一小团啦
  101.奈布被吓得一激灵,转身就跑。
  102.难道不跑还谈个恋爱么???怎么可能
  103.转身的时候,奈布似乎隐约听到了杰克喊了一声他的名字,然后轻笑了一下。
  104.有点好听啊,这个声音
  105.奈布还是跑的飞快,身后的杰克一个隐身二段加速,砍了奈布一下。
  106.恐惧震慑
  107.还能怎么样,只能上天了
  108.奈布的那群菜鸡队友毫无救他的意思。
  109.杰克这个传说中的不守尸的监管者,也饶有兴趣的盯着奈布。
  110.奈布的恐高症很严重,但他的意志力顽强。
  111.作为佣兵,任何弱点的暴露都有可能造成死亡。
  112.奈布只是轻喘着坐在滑稽的椅子上,身上绑着荆棘。事实上,这种似乎是恐惧的轻喘也不过是黑科技赋予的必然反应。
  113.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杰克就一直站在奈布面前盯着他。
  114.期待与您再次见面。杰克在奈布回归庄园前这样说。
  115.奈布回房间,上床,把自己团成团,一气呵成。
  116.然后没过多久,就有人过来敲门了。
  117.“谁?”
  “杰克。”
  “……进来吧。”
  118.杰克进来了,不在游戏的他并没有戴着面具,露出了清俊的一张脸。
  119.不然还能是两张脸啊。
  120.这大概就是他们的初见了,然后就是在游戏里频繁的遇见,也就慢慢的熟悉到床上了。

[杰佣]段子(2)

接上文
ooc

51.妖精打架,啧啧啧
52.园丁小姐姐是个有驾驶证的合格老司机。
53.又走进了游戏。
54.杰克,佣兵,幸运儿,医生和律师。
55.律师无情的拒绝了佣兵的耳麦,并表示会自己努力取胜不用佣兵帮忙。
56.然后开局三分钟上天了。
57.没人去救他,大家乐呵呵的开着密码机在耳麦里聊着八卦。
58.杰克才没有听到律师的话呢。
59.律师:转角遇到爱,惹不起惹不起。
60.这局没赢,佣兵最后上天的。
61.看着医生自信上天之后,佣兵还是得满地图溜杰克。
62.我想像溜一条狗一样溜杰克,可是最后变成了一条狗追着我。
63.佣兵有幸体验了一次vip高级房的待遇。
64.特殊服务。
65.并没有啦,这种桥段大概只有在园丁的本子里才会出现。
66.还是极限值的那种本子。
67.cp太火了,肉粮一搜一大堆。
68.只是在地下室里脸对脸聊了聊理想而已。
69.佣兵死按着自愈,一边和杰克瞎扯。
70.他忘了,他没点自愈突破。
71.逃不过的还是逃不过。
72.反正vip的椅子不上天,死就死吧。
73.杰克,带我去…地窖…
74.不不不,不能放水哦~
75.律师默默退出了观战。

[杰佣]段子(1)

ooc
全篇自设,和即将会写的几篇杰佣为同一设定
自娱自乐的段子
欢迎评论

⒈奈布恐高
⒉所以他特别讨厌杰克抱他,因为杰克比他高
⒊你无法想象一个恐高症被比你高了近一米的人抱进怀里的感觉,佣兵说
⒋而且还是公主抱
5.虽然已经在一起了,但是杰克在战场上仍是毫不留情。
6.我觉得他是窥伺我的娇喘,佣兵补充道。
7.我可以随意听你的娇喘,比逃跑时更刺激的那种。杰克反驳
8.奈布脸红了。
9.他们偶尔会在游戏里调情。
10.玩些你追我我追你的小游戏。
11.有一天娱乐局,一个兢兢业业的医生小姐被杰克堵了。
12.他们赢了,奈布并不想回忆怎么赢的。
13.医生小姐知道了一个秘密。
14.她没忍住,和园丁小姐提了一下。
15.第二天,好像全庄园都知道这件事了。
16.园丁是个文采斐然的好姑娘。
17.医生很喜欢逛论坛,还会把游戏内的有趣经历分享一下。
18.杰克放水狂魔的称号就莫名其妙的传开了。
19.狂欢之椅是劣质产品。
20.高空还没有安全带。
21.只有一个似乎和因果律沾亲带故的小带子。
22.为什么只有园丁可以拆椅子。
23.奈布很怨念的盯着椅子。
24.甚至不害怕被绑在气球上了。
25.庄园有四层。
26.庄园的主人住在第四层。
27.可能是为了体谅一些走直线都会迷路的可怜孩子,庄园内每个有住户的房间都有门牌。
28.比如说“杰克(监管者)”“艾米丽·黛儿(医生)”
29.原本,奈布的门牌很正常
30.突然有一天,它变成了“奈布·萨贝达(杰克的男朋友)”
31.虽然是事实,但是还是有点生气呢
32.然而奈布不告诉找庄园的主人抗议这件事
33.那个女人虽然看着很和蔼,但是莫名的恐惧
34.庄园的主人深藏功与名。
35.奈布也不是每次都会遇到杰克做监管者。
36.有一次和鹿头玩,奈布很有自知之明的没去开电机,和鹿头玩兜圈圈的游戏。
37.奈布在前面窜,鹿头在后面扔钩子。
38.就在快要追上的一刹那,奈布一个反向位移。
39.从鹿头旁边撞到了墙上。
40.毫无畏惧好吗
41.最后还是赢了。
42.医生小姐冷漠的看着佣兵在旁边跑过,然后鹿头眼不斜视的去追佣兵。
43.医生异常淡定开密码。
44.原来吸引监管者这一点竟然不是杰克专属。
45.佣兵站在地窖旁,等最后一个人上天他就跑地窖。
46.对不起了哥们,真的救不了你。
47.杰克会【哔——】死我的
48.我可是个绅士。杰克说
49.鬼才信。佣兵冷漠的趴在床上。
50.要和谐,优雅,纯洁。园丁把外链贴在了论坛上。

[瑞金]学武功这事真的科学么?

  
  ⒈ooc
  ⒉送给@noikkkk小可爱的点文
  ⒊文笔成迷,流水账
  ⒋勉强算《倒转的分针》的同背景番外
  
  
  格瑞对他的发小已经失去希望了。
  即使金聪明可爱活泼机灵像个小太阳也改变不了他跳脱的事实。
  事情还要从几天前说起。
  
  
  
  身为时间之神的金每天无所事事,几乎是全神职里最轻松的一个了。
  时间作为最重要的几大神祗,在世界法则里占有一个大章节。自我运行程序完善,仅有的几个漏洞也被前几任时间神职者做了小程序。
  这就说明金非常清闲,时间这东西不需要人去随时的监管,更何况几百年都不出个问题。
  隔壁每天都在修复空间撕裂留下的漏洞的空间已经要哭死了。
  同是掌管运行规则的神职,差距为何这么大。
  但无奈的事,金他可爱啊,所以空间偶尔也会把从裂缝里跑过来的其他世界的产物给金带一份。
  
  
  
  所以金收到了一套金庸小说。
  大全套的那种,精装版,摞起来有一个金高了。
  金就开始努力钻研。
  门也不出了,姐姐也不找了,发小也丢了。
  一副与书同呼吸共命运的样子。
  直到——金对武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种花家的武功,吸引了全世界的好奇心,而且还在外世界吸引了一位神职者。
  可喜可贺,走出国门又走出世界。
  
  
  
  金就找到了他的发小。
  他认真的想了想熟人的武器,只有格瑞和安迷修用的武器比较像小说里练武功的人使用的。
  雷狮你冷静一点,毕竟大侠是不会用锤子捶人的。
  更不会电人。
  
  
  
  格瑞很无奈,虽然和金相处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但是他真的不会武功。
  格瑞借了一本小说,走了。
  看完之后,认真的对金说。
  “武功好像是要从小练的,你这么大练不了了。”
  金就用那种非常悲伤非常委屈还有点小生气的表情盯着格瑞。
  “格瑞~求求你了,你教我嘛~”
  完了,开始撒娇了。
  格瑞非常镇定的听着金的撒娇,又看着金委屈巴巴的眼神。
  再求我一下,就一下,我就答应你。
  (武功不会可以学,发小不能不答应)
  格瑞心想,然后就看金跑了。
  跑了。
  了。
  
  
  
  
  
  格瑞也委屈了,但是他不能说。
  要高冷,不能吐槽。
  
  
  后来又过了几天,格瑞认真钻研了一下武功这东西,金最近一直在他的工作室里不出来,时间之神的工作室防护很严格,格瑞没有批准也进不去。
  要不…今天去找创世神要个通行证?
  格瑞又一次站在金工作室的门前,准备敲门。
  可门先自己开了。
  
  
  门里是什么?
  哦,看不到。
  格瑞低头,看到了小小的一团太阳。柔软的,娇小的,属于五岁的金的样子。
  
  ?????变小了?格瑞震惊了。
  
  
  
  “格瑞格瑞,我变成五岁了!我可以练武功了!格瑞你教教我嘛~”
  
  
  
  
  —END—
  
  
  
  
  ⒈为什么不去找安迷修呢?
  答:因为安迷修话很多。
  ⒉金消失那几天去干什么了?
  答:去把自己倒流到五岁了,顺便给时间规则打个补丁。(这是三百年来时间第一次出错误
  ⒊我ooc了吗?
  答:ooooooooooc了
  
  
  
  
  时间是规则,时间之神会改变的。时间之神无法大幅度的影响规则,但是可以对规则进行短时间的简单改编。
  金工作室里那个只有时间之神才能看到的钟被金糊了个布条。
  其实对时间规则的修改是用计算机的,但是金坚持把钟也贴个布条,美其名曰:符合动作的实质。
  其实金知道格瑞不会武功,但是撩发小是一件特别开心的事情。
  金:皮这一下我特别开心。

[杰佣]Acrophobia

预告/
由于手稿放在学校了而失去码字的兴趣/
完整版放出后这个就删了/嗯…还是不删了
标题的意思是恐高症/
党费/

ooc请注意,本文背景为改版设定,后期会把完整设定放出,杰克与奈布皆有私设。
小甜饼




“嗯……”
奈布看着眼前的狂欢之椅,由于恐慌,原本轻微的喘息声变得更大了。
也更色情了。
杰克饶有兴趣的捏了捏奈布的臀。
他没把他的小佣兵绑在气球上,而是让奈布坐在了他的手臂上。这是一个很暧昧的姿势,走动的颠簸让奈布只能紧紧抱住杰克的脖子。
身高差这东西太伤人,再加上奈布还有很奇怪的恐高症。

奈布在狂欢之椅上挣扎。
他怀疑杰克早就知道他有恐高症了,曾经的游戏里杰克曾经抱过他很多次。啊,只是单纯意义的抱,没什么特殊含义的。
真的,你看着我的纽扣眼睛,你得相信我。

所以狂欢之椅这种没有防护措施的高空设备为何不会被拆除啊。

[all金]倒转的分针(2)

  ⒈严重ooc
  ⒉中篇
  ⒊尽量周更或者半月更,文笔辣鸡,会努力提升
  ⒋求评,什么都行
  ⒌前文戳头像
  
  
  “呼——”
  金猛地坐起,宽松的睡衣领子被压在被子里,又因为他傍晚扭曲的睡姿而纠缠在一起。
  啪的一下,金又光荣的被带回到了温暖的被窝里。
  (这个操作是可行的,作者本人亲身体验,非常疼)
  脑子因为撞击变得昏昏沉沉的,倒是就此忽略了脑中的异样。金无疑是敏锐的,但他又太过粗心,野兽的直觉被藏在深处。隐藏的直觉领金忽视了最初触碰真相的机会。
  那种异样,像是某种东西被倒转,从前获得的就随着倒转一起消失。
  金在温暖的被子里蹭了蹭,疼痛感消失之后,睡意又重新占地为王,加上床上用品的加成,愈加的昏昏欲睡起来。
  啊……再睡一会,就几分钟…呼
  就……就二十分钟……
  今天周几来着?????
  对生的渴望促使着金窜下大床,三步并作两步冲到了正在充电的手机面前。
  嗯…周六。
  ……
  那我为什么要这么急啊…
  —
  金又磨磨蹭蹭的瘫了几分钟,潜意识里有点疑惑,为什么会忘记日期,就像是被删除文件又导入其他文件的延迟。
  要完,我才十九岁就快要记忆力衰退了。
  金站在浴室的镜子前看着熬夜的黑眼圈默哀。
  一会格瑞看到了肯定又会生气了。
  自家发小的脾气金早就看透了,想想一会和格瑞出去玩就一阵头疼。
  和格瑞出去→被格瑞看到黑眼圈→格瑞的死亡凝视→姐姐还会唠叨→die
  时间还是一步一步的走向了约定的时候,无论多抗拒,流动的水无法停止,时间也如此。
  —
  “格瑞——”
  金飞奔扑向格瑞,然后被自然的躲开,然后金自然的拐弯,然后又被躲开。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离金能准确的扑进发小怀里还有一个格瑞崩人设的时间。
  金的脸色好的出奇,他在临走前最后挣扎了一下,把秋离开前的化妆品脱了出来,随便拿了一个往脸上抹。幸运ex让金准确的找到了粉底液,虽然白的有点不正常但也遮住了黑眼圈。
  能挣扎一下是一下,说不定格瑞就看不出来呢~
  金非常乐观,从容赴死。
  万幸的是,格瑞今天也恍恍惚惚的,竟然真的没看出来什么异样。
  金:耶!我是如此机智可爱聪明勇敢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浓眉大眼(省略几十个字)的金大人ww
  —
  今天的目标是密室逃脱,前些日子金吵着非要去,闹的班级里人尽皆知。
  嗯,今天的密室逃脱人也要爆表呢~
  出门坐公交车到了路口,下车走几分钟就看到了密室逃脱的牌子,非常简单粗暴的就叫密室逃脱,一点文学加成都没有,朴素的黑牌子白字。都有点怀疑游戏的可玩性了。
  这店主这么穷,不会进屋只需要解开一个密码锁就能跑出去吧…
  一张门票好贵呢…
  金对着光秃秃的牌子思考了三分钟。
  嗯,思考完了,该玩还得玩。
  推门,进屋,撞人。
  动作行云流水都不卡机的。
  “雷狮????你怎么在这?”
  
  
  
  
  
  
  
  
  
  
  
  
  —
  进入了日常生活,下一章密室逃脱,修罗场。

[all金]倒转的分针(1)

  ⒈严重ooc
  ⒉中篇
  ⒊尽量周更或者半月更,文笔辣鸡,会努力提升
  ⒋求评,什么都行
  
  
  
  
  
  神的卧室是什么样的呢。
  放心啦,没有什么全金的床或者镀银的窗户之类的。神的卧室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像是宾馆的单间,普普通通的没有任何装饰品。不是黑白极简的墙壁,也不是毛茸茸的让人感到温暖的玩偶。
  就像是一个临时的住所,没有任何的长久的气息,它甚至冷清的像个停尸间。
  虽然神没去过停尸间,作者也没去过。
  
  
  参观完神的卧室,我们去看看神的工作室。
  刚刚的卧室太有真实感了,所以工作室可能会造成一定的恍惚。这是个朦胧的空间,之所以是空间,因为它没有棱角。
  不像是三维存在的长方形或正方形,目之所及没有边缘。可是你会很清楚的知道,它不是一个圆形,不是任何意义上的空间图形,但它有边界,尽管你看不到。
  算了,神的工作室就是这么的让人琢磨不懂。
  迷乱的工作室和简洁的卧室,你或许会想认识这位神。
  对了,这位神是时间之神,名字叫——
  
  
  
  
  金
  
  
  
  
  
  
  
  —
  “你先下来…”
  秋无奈的看着眼前现在椅子上的金,手握紧又松开,明明也是一介神明却在武力并不强盛的金面前无计可施。
  一方面,面前的男孩,虽然他已经脱离男孩的年纪了,是她的弟弟,是她最后的亲人了。
  另一方面,贸然将金从“危险”中带出来,可能会直接将“危险”引爆。因为除了金自己,就连创世神也不知道“危险”的启动方法。
  这是历代时间之神的秘密,关乎本源,又似乎与世界法则牵连。是少见的S级危险品。
  那么,“危险”到底是什么呢?
  “姐姐,你别过来。”
  金站在椅子上,最普通的那种小木椅,虽然是供幼童休息的最小型号的椅子,但也配有小巧精致的花纹和靠背。
  金现在就站在这个椅子上,稳稳当当的,不摇晃,不移动,就那么安静的站在那里。
  这把椅子,就是“危险”。
  它很黑,黑的不像是一块木头,反而像是某种坚硬的石头,却又没有纹路,没有光泽。
  没人知道制作它的材料是什么,除了时间自己。
  金很平静,他不慌张,不是因为他不知道即将发生什么,相反,他对即将发生什么了如指掌。
  他会从这把椅子上跳下去,落在他工作室宛如泥潭的地上,这个地没有实体,它就是一个概念,可以接住任何物体的概念。
  他会听到时钟的倒转声,那个庞大的,没人看得到的,代表时间这个概念的时钟的倒转声。
  吱吱嘎嘎的,一点都不好听。
  快要结束了,也快要开始了。
  “姐,你听我说。”
  金又开口,他似乎想移动自己的身体,但是无奈椅子太小,只能委委屈屈的稍微挪一下脚,缓解一下长时间站立带来的酸痛感。
  “这把椅子,是由所有生命体的一分钟凝聚来的。它代表着世界的一分钟,是世界法则里的一部分。”
  金说道,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因为没有人触碰过世界法则,谁也不知道结果会如何,但可以预想的是,结局不可能会太安稳。
  “金!你要干什么!”
  秋听了这番话,吓出了一身冷汗,她隐隐约约的猜测到了事件的发展,但她毫无能力改变,只能在一旁祈求着,祈求结局好那么一点,至少不要是太过令人痛苦的结局。
  “过去的才是时间,未来从不是时间应该涉足的。我将这一分钟设为黑夜,它的消失可能不会造成多严重的后果,但是。”
  金又停顿了一下,他有点伤心,却又不得不把接下来的话吐出来,他踌躇的片刻,像是挣扎着飞向光明的残鸟。
  可这对他来讲,是黑暗。
  “我会找到金,我会把他带回来。”
  金快速的说了一句,毫不犹豫的跳下椅子,椅子崩塌,化为四散的小灰烬,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这似乎不是一个夜晚的一分钟该有的光亮。
  秋听到了金说再见,她内心有种隐隐约约的不安,却只把它归于对世界惩罚的未知。
  毕竟她的弟弟要回来了,即使有千万分之一的几率,这也足够秋欣喜的了。
  
  
  
  金掉落了无尽黑暗,他在最后向他的姐姐说了句再见。
  再也不见,这次分离,就会是永别了。
  他没告诉秋,这把椅子并不是由一分钟做成的,而是一天。
  这是世界的一天,甚至是可以改变未来的一天,他是时间之神,神格带来的特有的敏锐让他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金会回来的,他执着的想着,执念宛若蛛网,将他拽进冰冷的深渊。
  他一定会回来的。
  
  
  
  
  
  
  
  TBC
     这章的金的ooc是有原因的,这是一个很大的伏笔,大概在本文的中后期才会揭开。
  虽然第一章感觉是严肃正剧,但是从第二章开始本文就会迈入傻白甜的日常发糖剧场。
  篇幅应该不大,什么题材的都有,混有聊天体,论坛体和微博体。